温故2011

[2011/11/25 12:03 | 分类: Articles | by lizhenhua ]
温故2011

2010年世博会期间,我感觉文化完了。从上至下的窒息感几乎覆盖了整个中国,还好有微博的帮助,能让人在这种窒息里找到一丝联系,共享一些更加悲惨的现实,让文化的阵痛稍微得到缓解,我想文化完了之前,首先是道德和体制的沦陷。

2011年1月25日埃及人革命了,通过各种渠道获得的新闻,我们知道埃及的民众在一种极端克制的情况下推翻了穆巴拉克,老人在没有能力支配这个国家军队的情况下,选择了逃亡,这是一次和平的革命,一个由知识分子、信息传媒导致的变革。在后来看到的TED演说中,这一成就被归于Facebook、twitter。但这让国内的环境更加紧张了,网络环境的限制和各种消息的封锁,在有限的VPN和微博直播中,这些消息并没能鼓舞我们革命,或是让我们产生这样的想法,因为我们并不知道革命了以后能怎么样,中国这个经历着不断革命,命运多舛的国家,早就已经不相信革命了。在众多知识份子、律师、维权者、艺术家构成的群体,开始自发的进行着这个社会机制不能延伸到的生活的裂缝中,汶川调查、李庄事件、钱云会事件,无不在冲击着社会体制和社会中的人性。

2011年3月19日法国、美国、英国联合轰炸了利比亚,究其原因是为了保护那些在极权统治治下的人民,还是为了石油,以及未来主权的争夺?2011年5月1日本拉登被杀,这是否是文明的末路?与之前他策划的911事件相对应,在没有执行任何审判的情况下,他被打死了。一个恶人没能得到来自文明社会的审判,而是被以暴易暴的清除,尸体被投入大海,这是文明的胜利吗?毁尸灭迹的情况只有在最极端的战争时期才出现,那是我们认为的有悖于人性的,属于纳粹的恶行,而今天的社会再次出现这样的恶行时,确实我糊涂了。虽然我不认同拉登的做法和其极端的对他人的残害,正因为如此,我们才需要真相,需要法律审判,需要一些列的隶属于现代文明的方法来维系伦理、道德上的善。

这个世界会好吗?——梁漱溟

这是我在2011年巴塞尔的项目上引用的句子,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大潮中,中国的GDP增长有些诡异,总之好像很多人需要在这一情况下套现或是购买实物和住房,年初的震荡来自尤伦斯在香港的拍卖专场,艺术家都相继祝贺老尤夫妇的壮举,毕竟这让很多人的作品冲向了历史价格新高,但这只是个开始。2011年10月的拍卖可能没有艺术圈想像的理想,估价过低是否影响到了艺术家或是整个产业先不要说,主要是这一持续的拍卖是否在暗示,收藏中国当代艺术是穷途末路?我想这更像是一种推诿的状态下,将视角放在了印度,艺术从来也不应该是国家主义或是意识形态的代表。艺术不必也不应该成为政治的附庸,因为艺术还是尤其存在的关于个体化的基础,以及对应的这个艺术系统产生的张力,最好的回应了艺术作为一种个体和协作构成的,独立的特性。当然这一独立的特性还是无法脱离社会和群体的约制,也就是为什么有艺术被政治、经济、身份等问题所左右的真实与幻像。

2011年文化安全问题和当代艺术的西方政治阴谋论开始泛滥,这值得让我们反思文化的现代性和根源,如果说当代艺术的提出在美国是政治家和精英的有意而为,但却是顺应了公众和大多数在精神和现实世界的需要,一方面这个需要来自对传统、经典的来自艺术内部革新的必须,一个方面来自其他学科、科学和知识的传播需要,艺术借助传媒和传播途径,伴随着知识和信息,开始出现公众化和分享主义的前兆,恰好被政治家和学者捕捉到了这一可能性,从控制传媒二战后这一单向的方式,开始转型到一种引导性的自觉和互动的关系中。2011年应该更好的认识我们所知道,但是不熟悉的传媒的变化,一方面它在有意识的引导和控制,持续的影响着我们的注意力;另外一个方面则是其开放性和不同领域的引导所导致的一种真空(游离)的状态,它虚幻的凌驾于我们的现实生活,却与现实相联系,并远远的超越了精神所需要的限制。

媒介即讯息——麦克卢汉

2011年6月我在做巴塞尔的项目时,开始筹划下一个项目,引用了麦克卢汉的这句话。是对应上述的情况的反思,在现实情况之外,反思文化演进自身的问题,和在媒材、文明上的变化,再次让问题指向其源头(媒介)。媒介的变化导致了当代文化的景观,它是分众的现象和超越国界和国家主义的一种网状的勾连。那么这个项目在提供这一反思的同时,也强调了动态的理解当代文化现象。

2011年10月20日,卡扎菲死了,又一个极权国家消失在国际版图中。“正义再一次战胜了邪恶”,真的是这样吗?我再次迷惑了,微博上很多人不喜欢我的观点,他们认为恶需要被仇恨所消灭,人民的仇恨得到了释放,正义得到了伸张,所以必须要用献血去洗刷罪恶。仇恨之外,还有暴力也得到了释放。与埃及的情况不同,利比亚和之前的伊拉克,这些通过暴力手段获得胜利的国家,是否长期持续的被那些挽救了他们的人所挟持,在资源被抽空以后,这些国家还有什么呢?

这些是我对2011年的看法。如之前和刘韡谈论所涉及的这个社会真实的强大,让我一直在思考,文化和艺术还能做什么呢?除了社会责任、事件效果,艺术是否还应该在自己的语境中保持某种自觉和警惕,不要被这些真实所影响,毕竟艺术不能完全的脱离这个社会的现实,但艺术却可以做到在现实中发现现实的其它的面。

庆幸今年我听了刘小东和侯孝贤在尤伦斯的对话。

“我相信人间有真情”——侯孝贤

回望2011年,让人高兴不起来,逐渐通过各种各样的事件,接近了让人痛苦的苦难的根源——都是人,很多人,对其他人的倾轧和践踏,文明让我们分成了不同的等级和政治群体,让我们对立,残酷无情的掠夺和无意义的被消耗。

文化和艺术也许还有可能性,如同我在微博上说的:“让我们去建立学校吧!”也许这真的离现实的时间很远,但是至少它能让未来好一些。忘了那些道德绑架和政治绑架,轻装前行做应该做的,正确的,对未来还有益的事。

“现实就是现在”——2010年Transmediale艺术节主题

勿轻言革命,勿奢谈改变,言行之于行动,行动之于变革,从现实的小事中慢慢改变,还是要花些时间,与诸君共勉。

李振华

2011年11月1日 写于苏黎世家中

附件:
埃及革命 http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2011%E5%B9%B4%E5%9F%83%E5%8F%8A%E9%9D%A9%E5%91%BD
汶川调查 http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6%B1%B6%E5%B7%9D%E5%A4%A7%E5%9C%B0%E9%9C%87%E6%AD%BB%E9%9A%BE%E5%AD%A6%E7%94%9F%E8%B0%83%E6%9F%A5%E6%B4%BB%E5%8A%A8
李庄事件
钱云会事件 http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9%92%B1%E4%BA%91%E4%BC%9A%E4%BA%8B%E4%BB%B6
占领华尔街 http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4%BD%94%E9%A0%98%E8%8F%AF%E7%88%BE%E8%A1%97
Comments(0) | Trackbacks(0) | Reads(350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