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回顾

[2010/02/19 13:25 | 分类: Articles | by lizhenhua ]
2009年回顾

2009年就要过去了,一直忙于自己机构北京实验室的生计和内容问题,不断的工作,还有就是答应了朋友的工作就一定要做,而且要做好,回报有好有坏,但是都已经成为过去。
2009年发生了很多事情,张薇和胡昉的维他命在北京的工作很活跃,进行了一系列的项目如小汉斯的马拉松项目,之后的当铺计划,依旧延续广州小店风格,依旧推广低调和日常的精神。
上海证大艺术馆相继推出的杨福东个展《离信之雾》,梁绍基个展都是大作,艺术家创作一丝不苟,作品都经得起细致品味和推敲,但是这难免要多花一些时间,因为杨福东和梁绍基都有一种绵长的内在力量。证大之后转型成为证大艺术超超市,喜马拉雅也开幕在望。南京迎来了第七届《独立影像年度展》,独立精神依旧,08年南京三年展与独立影像年度展之后,本来大家都担心的转型,还是在09年平稳的过了,可谓有惊无险。
威尼斯双年展也恰是热闹,中国馆和主题馆的中国艺术家明显增加了,无论好坏这都是好事,因为繁荣!在经济危机之后好像中国的当代艺术没有因为经济低迷而垮掉,反而因为文化环境的成长更加轻松的进入了主流,各种嫉妒和批评依旧,由他去吧,不就是一个威尼斯吗,轮也该轮到了,何必如此执着。
伊比利亚的高士强、董文胜双个展很有意味,邱志杰尤伦斯的个展《破冰》为尤伦斯增色不少。《固执》在CAAW展出,而艾未未因为伤病出走他乡,整个草场地面临要拆除的危险,茅为清推出颜磊、洪浩的展览《泡》,颜磊、洪浩延续之前的合作方式,邀请他人的作品进入展厅。
杭州的年轻一代正式有崛起的兆头,一个是伴随北京实验室的调查展出(在日本横滨),一个是自我组织的项目(在杭州),可以说是遍地开花,从杭州、上海到北京,杭州新锐在张培力、邱志杰、高士明的鼓动下确实独树一帜了。相比之下回顾的项目成风,大量的确定历史,潜在的实施着,后奥运、后双年展(三年展)都在成为短暂的过去,世博会也还没有到来。
上海的09年是一个拐点,上海当代画廊博览会易主,秦思源显然可以胜任,组织了很多实验性项目,虽然经济情势不好,但是实验探索依旧,发现新锐艺术家的方式再次提醒大家新锐并非年轻就行,而且创造力也不局限在年龄。上海电子艺术节也依旧延续国际平台和操作的经验再接再厉,从《完美幻觉》、《新媒体考古》到《eARTS Beyond》,从文化交流的新模式到梳理新媒体和展览与经济模式,依旧在探索新制度的可能性,依旧在支援新媒体。
写到这里突然发现09年是如此丰富多彩,临近尾声还有汪建伟在今日美术馆的多媒体戏剧计划《凝视》,还有张尕在美术馆的《延时》。还有很多在海外展出的项目,中国艺术家到处飞,侯瀚如策划了里昂双年展,是中国策划人的第一名。法兰克福书展毁誉参半,说好的就说去德国的中国作家代表团,说不好的就说:I am so Sorry(艾未未个展名),还有突然发难的自己人与德国的无聊媒体。
2009年在一种严肃的环境和状态下,大家都卯足了劲,都干了大事,当然什么事都有,好的坏的,希望操纵当代艺术市场的,希望再往当代艺术上砸钱的,希望打入国际市场的,还有希望打入中国市场的……我觉得都卯着2010年呢,都卯在中国不错,经济繁荣,艺术多样。
新年了让我们短暂的告别严肃,轻松一下。

李振华
2009年12月24日
Comments(0) | Trackbacks(0) | Reads(279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