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故2011

2011/11/25 12:03 | 分类: Articles | by lizhenhua
这是我在2011年巴塞尔的项目上引用的句子,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大潮中,中国的GDP增长有些诡异,总之好像很多人需要在这一情况下套现或是购买实物和住房,年初的震荡来自尤伦斯在香港的拍卖专场,艺术家都相继祝贺老尤夫妇的壮举,毕竟这让很多人的作品冲向了历史价格新高,但这只是个开始。2011年10月的拍卖可能没有艺术圈想像的理想,估价过低是否影响到了艺术家或是整个产业先不要说,主要是这一持续的拍卖是否在暗示,收藏中国当代艺术是穷途末路?我想这更像是一种推诿的状态下,将视角放在了印度,艺术从来也不应该是国家主义或是意识形态的代表。艺术不必也不应该成为政治的附庸,因为艺术还是尤其存在的关于个体化的基础,以及对应的这个艺术系统产生的张力,最好的回应了艺术作为一种个体和协作构成的,独立的特性。当然这一独立的特性还是无法脱离社会和群体的约制,也就是为什么有艺术被政治、经济、身份等问题所左右的真实与幻像。
Pages: 1/1 First page 1 Final page [ View by Articles | List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