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要合作?

2011/11/19 12:19 | 分类: Dialogue | by lizhenhua
我们“西京”的合作与洪浩刚刚谈到他和颜磊的合作情况是完全相反,他们的合作基础是友情和对系统的共同认识,在吃饭、喝酒中碰出了火花。这样做是与他们的日常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的,我们“西京人”的合作是另外一种方式。我和小泽刚在做《广东东京》项目之前,我们几乎没有友情,十几年前我们在法国波尔多参加“运动中的城市”时彼此对对方的作品有些印象和好感,但这也是后来才知道的。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们去探讨合作,而通过之后的合作我们结下了很好的情谊,与洪浩、颜磊恰恰相反。这与现在我和刘鼎所作的也截然不同,我和刘鼎对很多问题的探讨比较深入,我们处于同样的现实里,比较容易找到共同的兴趣点。西京人的合作是从艺术结构中的一些问题来考虑作品怎么做,和刘鼎的合作更多地从我们的政治环境、艺术体制、概念的定义等来思考问题的。——陈绍雄

有关媒体艺术的访谈系列

2011/09/30 09:14 | 分类: Dialogue | by lizhenhua
Tags: , ,

邢丹文访谈 1

2009/12/29 07:41 | 分类: Dialogue | by lizhenhua
第一次跟丹文谈谈她的生活经历,我一直对不是和不能亲历她们那一代人的境况而感到遗憾,所以希望通过这些访问的点滴来串一个对90年代初期,中国当代艺术的从个人角度出发的线索。感谢邢丹文可以如此真切的还原当时的情境,此访问自2007年10月开始,之后一直因为工作、时间等等原因才拖了很久。

蒋志访谈:关于乡愁

2009/06/04 11:24 | 分类: Dialogue | by lizhenhua
出口是欲望慢慢积压,本能的需要寻找的一个缺口,所以说“乡愁”确实有本能性,但手淫也不仅是欲望积压的释放,它也可能是对剩余欲望的挤榨,它是向虚无订制的快感(对着那个空虚的墙角)。它就是想要这样一种颤慄感觉,让身体的反应来填充精神上的缺失。这种情况下,它是茫然的。主要是对象缺乏,“乡愁”更多的是对象缺乏。手淫当然也是一种训练,其实有点像打高尔夫球,你在草地有困难的情况下,你可能会选择在一个绿色的地毯上去满足一下,训练一下。
慢慢的这种权力化,在上海是被一些驻扎在上海的一些画廊和西方人所左右的,北京没有那么成熟的体系,不管是马志安、凯伦(四合院画廊)这些人也是在这一两年才成长起来的,策展人也是这三四年,包括顾振请、冯博一才开始进入一种更职业的策展状态,比如说一年可以策20个展览,或是全世界的跑。这跟以前确实不一样,你谈这个问题非常模糊,它到底是一个群体存在的问题还是一个个人问题?你认为你要摆脱的到底是什么?
Pages: 1/3 First page 1 2 3 Next page Final page [ View by Articles | List ]